imessage-2024-02-17150853622

林一二2024年02月26日 17:52

快感大多数是基于信号分子的,只能维持很短暂的释放时间,而且很快会达到饱和。

如果分析快乐的话会发现有很少部分是来自快感,而更多是来自于期待,期待又会强化快感。

期待是基于神经网络的,可以更长时间地运行,而且可以基于虚拟的东西触发,例如叙事。

所以带来快乐的产品常常是建立在期待上的,靠叙事来建立起长期的期待,而不是靠堆美学和即时反馈来让玩家一直获得快感。哪怕是短视频也是因为用户一直期待着下个更好,而不是因为每个视频都很好。

这也解释了为何拖时长的游戏也有人玩,因为在没有获得快感的时间里,玩家也保持着期待,期待推动着玩家继续长时间操作,直到获得下一次快感。

Code
快感大多数是基于信号分子的,只能维持很短暂的释放时间,而且很快会达到饱和。

如果分析快乐的话会发现有很少部分是来自快感,而更多是来自于期待,期待又会强化快感。

期待是基于神经网络的,可以更长时间地运行,而且可以基于虚拟的东西触发,例如叙事。

所以带来快乐的产品常常是建立在期待上的,靠叙事来建立起长期的期待,而不是靠堆美学和即时反馈来让玩家一直获得快感。哪怕是短视频也是因为用户一直期待着下个更好,而不是因为每个视频都很好。

这也解释了为何拖时长的游戏也有人玩,因为在没有获得快感的时间里,玩家也保持着期待,期待推动着玩家继续长时间操作,直到获得下一次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