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轻松写意都是蒙大佬荫庇

林一二2020年04月11日 13:10

我感觉我以后应该多为其他人活着一点,我以前只为自己活着,攀爬自己的意义之塔,所以觉得延毕写自己的项目、天天玩游戏啥的无所谓,随心所欲得意尽欢,活得很轻松,天天享受简单的快乐。

但现在我觉得我应该多回报给我过帮助的朋友和大佬,因为我的轻松愉快多是因为有提携提点,或是我气运加身有幸沾其雨露。而提携提点是期待我未来能成长到跟他们一样的地步,涌泉相报。

比如我能在上科大赖在设施良好的宿舍玩游戏,是因为我运气好考上了这个学校,但它原本对我的期待是成为能与师长并肩的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比如我能在文因互联接触到各种实践和思想,是因为鲍老师和团队其他成员期待我能成长为与他们携手工作的全职工程师。

我之前所攀登的意义之塔是快乐的游戏之塔,是难以攀登的手工艺人之塔,它们快乐而自私,让我停滞成长,激流勇退,与大能们对我的期待南辕北辙。

我欲回到其他塔上,好事多磨,成长为能肩负期待,配得上大能们温柔目光的男人。


感想一是来自《一世之尊》,其主角机缘如注、气运加身,实则背后大能以他为鱼,培养待其成长。 二是来自知乎择偶标准一题,我写着写着,渐自惭形秽,感某蹉跎,深觉好事多磨,选择坦途乐不思蜀,只因自私而已。

Code
我感觉我以后应该多为其他人活着一点,我以前只为自己活着,攀爬自己的意义之塔,所以觉得延毕写自己的项目、天天玩游戏啥的无所谓,随心所欲得意尽欢,活得很轻松,天天享受简单的快乐。

但现在我觉得我应该多回报给我过帮助的朋友和大佬,因为我的轻松愉快多是因为有提携提点,或是我气运加身有幸沾其雨露。而提携提点是期待我未来能成长到跟他们一样的地步,涌泉相报。

比如我能在上科大赖在设施良好的宿舍玩游戏,是因为我运气好考上了这个学校,但它原本对我的期待是成为能与师长并肩的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比如我能在文因互联接触到各种实践和思想,是因为[[鲍老师|鲍捷]]和团队其他成员期待我能成长为与他们携手工作的全职工程师。

我之前所攀登的[[意义之塔]]是快乐的游戏之塔,是难以攀登的手工艺人之塔,它们快乐而自私,让我停滞成长,激流勇退,与大能们对我的期待南辕北辙。

我欲回到其他塔上,好事多磨,成长为能肩负期待,配得上大能们温柔目光的男人。

---

感想一是来自《一世之尊》,其主角机缘如注、气运加身,实则背后大能以他为鱼,培养待其成长。
二是来自知乎择偶标准一题,我写着写着,渐自惭形秽,感某蹉跎,深觉好事多磨,选择坦途乐不思蜀,只因自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