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池

林一二2020年04月09日 11:37

今天走在路上想起和前女友分手的场景,感觉一部分曾经很重要的意义随她而去了。

我便想到如果游戏里也有一个「意义池」,当受到逆模因学攻击、克苏鲁神话攻击时,意义池中曾经很重要的东西就不再有意义了。 例如角色的生命值本来很有意义,但是进入幻梦境之后这个值为负也无所谓,当玩家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就会放任这个值变化,它也就从「意义池」中去掉了。

武器的攻击力、角色经验值、武器的颜色(本来可能游戏声称不同的颜色可以克制不同的怪)、建筑的风水(例如《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都可能变成没有意义的数值,而其原本的功能被另外的数值字段代偿。

有可能克苏鲁神话攻击是真的让玩家意识到了数值的虚妄,像《黑客帝国》里的 Neo 一样可以无视原本熟知的规则来行动,比如在 HP 为负时仍能行动。但逆模因学攻击就可能只是让玩家遗忘了本应了然于心的意义,忘记了 HP 为负时会死亡,这样在其他代偿性数值达到某个条件时,角色就真的死亡了。而观察代偿性数值的变化,重新发现意义,就是玩家通过理性之道获得胜利的手段。

而对低现实层级的角色(即电影里的角色、小说主角)有意义的事物,有可能只是麦高芬(MacGuffin):

下面就是“麦格芬”的由来。您知道,吉普林(英国小说家)经常描写印度人和英国人在阿富汗边境同土著的冲突。在所有这种背景的间谍故事中,始终不变的情节是偷窃堡垒地图。这就是“麦格芬”。“麦格芬”是人们给这类行动取的一个名称,即偷窃……文件;偷窃……材料;偷窃……秘密。实际上,这没有什么意义。逻辑学家想在“麦格芬”中寻找真相是无意义的。在我的工作中,我总是想,“文件”,或者“材料”,或者建造堡垒的“秘密”,对于影片人物应是极其重要的,而对于我这个叙述者而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麦高芬之所以对低现实层级实体有意义,可能只是因为他们的意义之塔是叙述者编造出来的,构建出了一个和基准现实不同的意义,从而觉得麦高芬是一个有意义的东西。

Code
今天走在路上想起和前女友分手的场景,感觉一部分曾经很重要的意义随她而去了。

我便想到如果游戏里也有一个「意义池」,当受到逆模因学攻击、克苏鲁神话攻击时,意义池中曾经很重要的东西就不再有意义了。
例如角色的生命值本来很有意义,但是进入幻梦境之后这个值为负也无所谓,当玩家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就会放任这个值变化,它也就从「意义池」中去掉了。

武器的攻击力、角色经验值、武器的颜色(本来可能游戏声称不同的颜色可以克制不同的怪)、建筑的风水(例如《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都可能变成没有意义的数值,而其原本的功能被另外的数值字段代偿。

有可能克苏鲁神话攻击是真的让玩家意识到了数值的虚妄,像《黑客帝国》里的 Neo 一样可以无视原本熟知的规则来行动,比如在 HP 为负时仍能行动。但逆模因学攻击就可能只是让玩家遗忘了本应了然于心的意义,忘记了 HP 为负时会死亡,这样在其他代偿性数值达到某个条件时,角色就真的死亡了。而观察代偿性数值的变化,重新发现意义,就是玩家通过理性之道获得胜利的手段。

而对低现实层级的角色(即电影里的角色、小说主角)有意义的事物,有可能只是麦高芬(MacGuffin):

<<<
下面就是“麦格芬”的由来。您知道,吉普林(英国小说家)经常描写印度人和英国人在阿富汗边境同土著的冲突。在所有这种背景的间谍故事中,始终不变的情节是偷窃堡垒地图。这就是“麦格芬”。“麦格芬”是人们给这类行动取的一个名称,即偷窃……文件;偷窃……材料;偷窃……秘密。实际上,这没有什么意义。逻辑学家想在“麦格芬”中寻找真相是无意义的。在我的工作中,我总是想,“文件”,或者“材料”,或者建造堡垒的“秘密”,对于影片人物应是极其重要的,而对于我这个叙述者而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

麦高芬之所以对低现实层级实体有意义,可能只是因为他们的[[意义之塔]]是叙述者编造出来的,构建出了一个和基准现实不同的意义,从而觉得麦高芬是一个有意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