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回忆要怎么数字化呢

林一二2020年04月09日 11:37

有时候洗澡中的我会恍然检查自己有没有把脖子洗干净,倒也不是要洗干净脖子等着什么,而是想起了小时候初恋说的一句话:「你有没有好好洗脖子啊」

那是我初三的时候,估计是她想亲我脖子,但是拿手搓一搓搓下来一些死皮,觉得不干净罢。

她可能就是随口一说,但当时我应该是很在意的,我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但时隔 9 年,我还是记得她这句话,而且洗澡的程序受到这其重大影响。

这么重要的回忆不会进入我的日记,因为我那时候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也不会进入我的知识库形成几条三元组,因为我没事也不会想起这样一个事实,即使它在洗澡这个方面对我影响很大。

未来任何推理机都无法利用这条事实来辅助我进行决策。而这样的事实还有好多好多,就像我爸牵着小学的我路过菜市场,我问他「二氧化碳是什么样的呢」,他说「是两个氧原子小球安在一个碳原子大球上」,我浮想联翩。

即使连上脑机接口,我的大脑也依然是「我」的坚实基础和核心驱动。

Code
有时候洗澡中的我会恍然检查自己有没有把脖子洗干净,倒也不是要洗干净脖子等着什么,而是想起了小时候初恋说的一句话:「你有没有好好洗脖子啊」

那是我初三的时候,估计是她想亲我脖子,但是拿手搓一搓搓下来一些死皮,觉得不干净罢。

她可能就是随口一说,但当时我应该是很在意的,我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但时隔 9 年,我还是记得她这句话,而且洗澡的程序受到这其重大影响。

这么重要的回忆不会进入我的日记,因为我那时候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也不会进入我的知识库形成几条三元组,因为我没事也不会想起这样一个事实,即使它在洗澡这个方面对我影响很大。

未来任何推理机都无法利用这条事实来辅助我进行决策。而这样的事实还有好多好多,就像我爸牵着小学的我路过菜市场,我问他「二氧化碳是什么样的呢」,他说「是两个氧原子小球安在一个碳原子大球上」,我浮想联翩。

即使连上脑机接口,我的大脑也依然是「我」的坚实基础和核心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