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断知识管理哲学的唯一标准是有没有降本增效

林一二2022年04月24日 09:40

有的人可能会因为权威、学到的先后来判断知识管理方法的好坏,批判一些新了解到的知识管理哲学,这是没有必要的,因为知识管理哲学完全就是人造的,没有完全的对与错,自己觉得哪种效率高就用。

对待这种「规范性」的元知识,或者说哲学,我们需要用其实用性来评判它,看它有没有降低我们的信息使用成本,而提高信息使用效率。只不过在电脑里代码即哲学,如果代码与自己的哲学有冲突,要不就是要有能力修改代码,要不就是更新自己脑中的哲学。对于没有编码能力的人来说,常常只能随波逐流地去适应新软件强加的元知识。

不过太微可以适应每个人的知识管理哲学,如果单纯觉得现有的知识管理哲学让自己不爽,完全可以修改一些条目来去掉这些用法,很自由。因为太微是一个蒯恩系统,数据、知识、程序就是混在一起的,知识本身也可以是元知识(条目可以控制程序流程),通过简单的对一些系统条目的修改,就能改变知识管理流程。

Code
有的人可能会因为权威、学到的先后来判断知识管理方法的好坏,批判一些新了解到的知识管理哲学,这是没有必要的,因为知识管理哲学完全就是人造的,没有完全的对与错,自己觉得哪种效率高就用。

对待这种「规范性」的元知识,或者说哲学,我们需要用其实用性来评判它,看它有没有降低我们的信息使用成本,而提高信息使用效率。只不过在电脑里代码即哲学,如果代码与自己的哲学有冲突,要不就是要有能力修改代码,要不就是更新自己脑中的哲学。对于没有编码能力的人来说,常常只能随波逐流地去适应新软件强加的元知识。

不过太微可以适应每个人的知识管理哲学,如果单纯觉得现有的知识管理哲学让自己不爽,完全可以修改一些条目来去掉这些用法,很自由。因为太微是一个蒯恩系统,数据、知识、程序就是混在一起的,知识本身也可以是元知识(条目可以控制程序流程),通过简单的对一些系统条目的修改,就能改变知识管理流程。